音樂,終究要放大到人生裡縱觀

分享此文:
「他又不是科班出身的,為什麼他可以教琴」「他又不是主修,副修畢業的為什麼出來要誤人子弟」「他只是國內畢業也沒出過國,程度能多好」在音樂教學環境裡,難免存在一些偏見。其實,當看得夠多,真的會知道,很多是人生際遇的不同,所做出來的選擇。人在選擇職業時,往往是因為這領域,相較於他自身的其他能力,是比較擅長、或比較喜愛的,而不是因為他是該領域的佼佼者,所以選此行業。畢竟每個領域的佼佼者,人數有限。
分享此文:

「線上上課,有效益嗎?」

分享此文:
最近大家線上上課上的還好嗎?疫情關係,陸續收到幾個網友(家長)詢問「網課效益」與「該不該信任網課成效」,以及「網課樂器教學,該注意什麼」。但其實要問自己的老師。影響網課效益的層面很廣,除了包含網路與裝置狀況,還有學生的程度在哪、老師平時的上課習慣。我不知道孩子的程度,更不清楚老師平時的上課方式,也不清楚你家跟你老師家的網路與裝置設備,所以問我沒用哪。
分享此文:

改手之路(上):常見狀態與關鍵心態

分享此文:
「改改改,到底哪一種彈法才正確?改手的過程,往往煎熬。你是否曾因要改手,陷入沮喪?學琴路上,經歷「被改彈法」、「被改手」的階段是很常見的,最典型的,是上了中學,老師說你小時候基礎沒學好,改了你的手,到大學換個老師,老師說你手型不好,改了你的觸鍵,出國之後老師受不了你彈琴的音色,再次改了你的手(其實更想把你整顆腦袋都換掉)。
分享此文:

為自己所想要,承擔代價

分享此文:
我記得以前有一個老師,每次我想做什麼,她總勸退我。但我的教育觀,比較傾向「鼓勵學生追求他所想要」這是我從美國回來後的其中一項改變。在美國,老師們讓我感覺的是做自己、有自己的性格有多重要,是必須。音樂裡是,音樂外也是。最近,跟學生的一段談話:「跟你分享一件趣事:我記得我的人生有『算命』這件事,始於到底要不要出國念書。當時我國內外研究所都有考上,我是想出國的,但糾結於要花家裡太多錢,於是我開始到處算命,問『到底要不要出國』。
分享此文:

Pei lesson 8 :Chopin Scherzo no.2 片段

分享此文:
(Pei lesson 系列,分享的是教學時,有時會幫學生錄該堂課教學重點,好讓他們回去複習,所以是教學實境,由學生持手機錄影。)音樂班、音樂系學生,之前上過「教師研習」的學員們也可參考,琢磨一下會很有收益。(我是視譜,錯音先別管;鋼琴還沒調音請包容)
手的方向,決定音樂方向。音樂方向,決定手的方向。1. 貼鍵-勾。好用的彈法之一,通常用在讓聲音有彈性。如果是八度,則需要用到手肘,讓聲音有 「響度」。
分享此文:

鋼琴家Andreas Frölich大師課內容分享-Bach, Mozart, Chopin

分享此文:
台北大師藝術音樂節期間,我抽空去聽了幾個老師的課,其中德國鋼琴家Andreas Frölich 的課我很喜歡,很多內容有趣也很有共鳴,跟大家分享。【共同彈奏問題】1. 左手左肩與右腳是連成一體的。左腳要放在弱音踏板旁邊,而不是內勾在椅子下,不是芭雷女伶。2. 彈奏時,音樂在身體與鋼琴中間,肚子(核心)跟琴鍵中間,留空間。
分享此文:

孩子,不是大人的棋子

分享此文:
台灣對於神童、童星的造神嚮往沒有極限。我們都知道,坊間一堆比賽、一堆第一名,被家長以為自己小孩是神童、被鄰居好友稱讚捧翻的童星,十個有八個是空包彈。什麼叫做空包彈,就是得第一名,甚至給彈協奏曲的機會,但是譜跟拍子不會認。孩子練譜能力很弱,新曲子學得很慢、痛苦萬分,全由老師一句句讓孩子複製彈奏。
分享此文:

音樂系,何不幫學生做這些事呢?

分享此文:
老師說,應該要找我們回去教學弟妹怎麼教琴,上「教師研習」課程,分享教學經驗與技巧,畢竟能走專業演奏的不多,卻是幾乎人人都得教學,然而,從來沒人教他們怎麼教鋼琴。的確,長年來,音樂班/系培養了這麼多音樂人才,坊間習琴者的均質水平若沒有一代比一代高,那什麼是教育呢?又,為何坊間的愛樂者沒有變多,難道學專業只能把自己關起來(關起琴房教琴,關起琴房學琴),開音樂會只能找親朋好友跟自己的學生去聽,那什麼是推廣音樂呢?
分享此文:

教初階,先教「抬高手指」還是「貼鍵」

分享此文:
老師說,應該要找我們回去教學弟妹怎麼教琴,上「教師研習」課程,分享教學經驗與技巧,畢竟能走專業演奏的不多,卻是幾乎人人都得教學,然而,從來沒人教他們怎麼教鋼琴。的確,長年來,音樂班/系培養了這麼多音樂人才,坊間習琴者的均質水平若沒有一代比一代高,那什麼是教育呢?又,為何坊間的愛樂者沒有變多,難道學專業只能把自己關起來(關起琴房教琴,關起琴房學琴),開音樂會只能找親朋好友跟自己的學生去聽,那什麼是推廣音樂呢?
分享此文:

面對音樂,如何找到自己的觀點?

分享此文:
上週末來台灣演出的小提琴家茱莉亞.費雪Julia Fischer,在接受PAR表演藝術雜誌訪問時頻提到:「面對音樂,一定要找到自己的觀點。」我想,這句話對很多學生來講,是抽象的。第一個疑惑應該會是:我也很想,但要如何找到自己的觀點?(茱莉亞.費雪的訪談全文請見《PAR表演藝術》 315 期 / 2019年03月號。)詮釋,從理解樂曲開始;詮釋依據,來自樂譜
分享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