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than music

PANTHEON 前開式精品行李箱

/
選行李箱,我有三個必須:好看、好推、不能重。Pantheon 潘希恩精品行李箱為日本品牌,進台灣三年多,收到廠商邀約時為之一亮,因為我一直想找小的行李箱。看過實品覺得漂亮、質感良好,甚是滿意,於是答應合作。畢竟能分享喜歡的東西給大家,是生活裡的愉悅。今天介紹的兩款皆為前開式登機箱,分別為16吋與19吋。 美麗、好推,零件有質感。 前開式行李箱相當職人型思考,當商務箱、公事包,再適合不過,出差或者像我們要出去伴奏、演出、演講,樂譜或電腦可以直接從前側拿取。

大環境下的理想與現實

/
研習學員:「最近藉由朋友認識兩位分別在歐美學音樂近10年的老師,閒聊過程中發現兩位老師有個共同點是:她們皆認為台灣環境對藝術工作者的不友善,以及待遇不佳的無奈等感受;我好能理解理想與現實的差距所造成的失落感,不過想到蔡老師同是赴美回國,不也是能在這樣的環境下發揮所長,依舊充滿熱情,致力推廣音樂教育,人生還是很有意義啊… (期待老師的新文章?)」

網友QA:成長過程與父母扮演的角色

/
[老師好,我非常喜歡看妳任何發出來的文,連吃飯時鮭魚的擺設這些我都愛看,身為母親的我,想知道老師的父母在老師成長過程扮演什麼角色?如何引導老師等等,從老師的文章可以感受到父母給妳相當支持的愛。要不是在有愛的環境下,老師怎麼會這麼正面樂觀,老師已經比同齡女孩更有自信更有想法,也感覺老師愛自己,這些沒有辦法從學術教育來的,所以我對老師父母好奇。

妳的音樂,妳的主見/妳的風格,妳的顏色

/
鄧泰山在大師班說:[許多亞洲學生彈得很好,但都只有”美” ,連音樂中醜陋個性(不美)的部份也美美彈出]-轉貼自葉綠娜老師po文 蔡老師說:音樂家得有主見,妳的個性就是妳的音樂(當然前提是技術要先到位),有意義與感人的音樂當然很讓人啟發,但人生百態人性百種,並非只有刻骨銘心、讓人糾結到深處的音樂才是唯一。當然,曲目也有關係,不同的曲目也會對應到不同的人格:1. 有些鋼琴家可能腦袋就是很精準宏觀、思緒縝密,走大開大合路線,彈奏風格一氣呵成,就是爽快。(但請不要沒音樂性彈的很無聊誤以為是這一派,最怕聽到別人說某某鋼琴家沒什麼音色音樂但技巧很好…. 可是瑞凡,沒達到一定的音色音樂,就不能叫技巧好,許多難的技巧就在於不同音色的創造)*代表鋼琴家:Berezovsky (一種鋼琴界總裁的概念)

親情

/
什麼是幸福?同時擁有親情、愛情、友情支撐的人,便是太奢侈的幸福;少了其中一樣,人性使然自然向另外兩樣尋求慰藉;三者皆無的人,便是至上的寂寞。不同階段,我們面臨其一或其二的學習與考驗,我們都經歷過三種磨擦。我們家有四兄弟姐妹,年輕的爸媽重視教育,從小要求我們成績、要求我們老實不貪,品格要正派,於是送我們私校住宿、外地求學,希望給我們好的能力,盼我們能夠獨立。然而,卻太過獨立。

大法官

/
螢幕上的劇情精彩,廳裡的觀眾笑聲不斷,啜泣聲也此起彼落。電影大法官對親情的刻劃細緻,引起觀眾切身共鳴。到了30+的年紀,週圍聊的不只工作,愛情,亦思考家庭與身份的轉換,不同於青少年時期抱怨的老爸媽好煩,這年紀抱怨的老爸媽碎碎念,則多了一份甜蜜。傳統的家庭無法說愛,對於愛的表達彆扭。有些人與家的關係疏離,有些朋友因為原生家庭的不和諧,對婚姻排斥,有些朋友無法從原生家庭得到滿足,而極度渴望創造一個自己想要的家庭。

「落單的社會,游離的靈魂」

/
( 寫在2014年5月21日,鄭捷於台北捷運上瘋狂砍人事件。)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8316&page=3)「落單的社會,游離的靈魂」,多麼令人心碎卻又太貼切的形容。 本來想跟大家分享回母校東吳大學的喜悅,以及上大師班聽完小學弟妹彈完琴的心得。然而今天的社會案件,讓人太沉重,無法分享喜悅。每一次看到社會新聞,直覺就是想到我的學生孩子們,也是為什麼我那麼重視學生品行,寧可帶程度很差但品性良好的學生,也不願意教程度好但品性堪慮的學生。也擺明你不練我也懶得教,時間沒到我一樣走出琴房,明確要求你想學我才教。他們必須慢慢懂得對自己負責,懂得找到自己真心所想要。有的孩子從來沒想過自己想要什麼,有的孩子把別人對他的苦口婆心與付出視為理所當然,把琴彈好是老師的責任,要考試了老師會負責;有的則是完全不好意思爭取其實自己內心很想要的東西。

PANTHEON 前開式精品行李箱

/
選行李箱,我有三個必須:好看、好推、不能重。Pantheon 潘希恩精品行李箱為日本品牌,進台灣三年多,收到廠商邀約時為之一亮,因為我一直想找小的行李箱。看過實品覺得漂亮、質感良好,甚是滿意,於是答應合作。畢竟能分享喜歡的東西給大家,是生活裡的愉悅。今天介紹的兩款皆為前開式登機箱,分別為16吋與19吋。 美麗、好推,零件有質感。 前開式行李箱相當職人型思考,當商務箱、公事包,再適合不過,出差或者像我們要出去伴奏、演出、演講,樂譜或電腦可以直接從前側拿取。

大環境下的理想與現實

/
研習學員:「最近藉由朋友認識兩位分別在歐美學音樂近10年的老師,閒聊過程中發現兩位老師有個共同點是:她們皆認為台灣環境對藝術工作者的不友善,以及待遇不佳的無奈等感受;我好能理解理想與現實的差距所造成的失落感,不過想到蔡老師同是赴美回國,不也是能在這樣的環境下發揮所長,依舊充滿熱情,致力推廣音樂教育,人生還是很有意義啊… (期待老師的新文章?)」

網友QA:成長過程與父母扮演的角色

/
[老師好,我非常喜歡看妳任何發出來的文,連吃飯時鮭魚的擺設這些我都愛看,身為母親的我,想知道老師的父母在老師成長過程扮演什麼角色?如何引導老師等等,從老師的文章可以感受到父母給妳相當支持的愛。要不是在有愛的環境下,老師怎麼會這麼正面樂觀,老師已經比同齡女孩更有自信更有想法,也感覺老師愛自己,這些沒有辦法從學術教育來的,所以我對老師父母好奇。

妳的音樂,妳的主見/妳的風格,妳的顏色

/
鄧泰山在大師班說:[許多亞洲學生彈得很好,但都只有”美” ,連音樂中醜陋個性(不美)的部份也美美彈出]-轉貼自葉綠娜老師po文 蔡老師說:音樂家得有主見,妳的個性就是妳的音樂(當然前提是技術要先到位),有意義與感人的音樂當然很讓人啟發,但人生百態人性百種,並非只有刻骨銘心、讓人糾結到深處的音樂才是唯一。當然,曲目也有關係,不同的曲目也會對應到不同的人格:1. 有些鋼琴家可能腦袋就是很精準宏觀、思緒縝密,走大開大合路線,彈奏風格一氣呵成,就是爽快。(但請不要沒音樂性彈的很無聊誤以為是這一派,最怕聽到別人說某某鋼琴家沒什麼音色音樂但技巧很好…. 可是瑞凡,沒達到一定的音色音樂,就不能叫技巧好,許多難的技巧就在於不同音色的創造)*代表鋼琴家:Berezovsky (一種鋼琴界總裁的概念)

親情

/
什麼是幸福?同時擁有親情、愛情、友情支撐的人,便是太奢侈的幸福;少了其中一樣,人性使然自然向另外兩樣尋求慰藉;三者皆無的人,便是至上的寂寞。不同階段,我們面臨其一或其二的學習與考驗,我們都經歷過三種磨擦。我們家有四兄弟姐妹,年輕的爸媽重視教育,從小要求我們成績、要求我們老實不貪,品格要正派,於是送我們私校住宿、外地求學,希望給我們好的能力,盼我們能夠獨立。然而,卻太過獨立。

大法官

/
螢幕上的劇情精彩,廳裡的觀眾笑聲不斷,啜泣聲也此起彼落。電影大法官對親情的刻劃細緻,引起觀眾切身共鳴。到了30+的年紀,週圍聊的不只工作,愛情,亦思考家庭與身份的轉換,不同於青少年時期抱怨的老爸媽好煩,這年紀抱怨的老爸媽碎碎念,則多了一份甜蜜。傳統的家庭無法說愛,對於愛的表達彆扭。有些人與家的關係疏離,有些朋友因為原生家庭的不和諧,對婚姻排斥,有些朋友無法從原生家庭得到滿足,而極度渴望創造一個自己想要的家庭。

「落單的社會,游離的靈魂」

/
( 寫在2014年5月21日,鄭捷於台北捷運上瘋狂砍人事件。)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8316&page=3)「落單的社會,游離的靈魂」,多麼令人心碎卻又太貼切的形容。 本來想跟大家分享回母校東吳大學的喜悅,以及上大師班聽完小學弟妹彈完琴的心得。然而今天的社會案件,讓人太沉重,無法分享喜悅。每一次看到社會新聞,直覺就是想到我的學生孩子們,也是為什麼我那麼重視學生品行,寧可帶程度很差但品性良好的學生,也不願意教程度好但品性堪慮的學生。也擺明你不練我也懶得教,時間沒到我一樣走出琴房,明確要求你想學我才教。他們必須慢慢懂得對自己負責,懂得找到自己真心所想要。有的孩子從來沒想過自己想要什麼,有的孩子把別人對他的苦口婆心與付出視為理所當然,把琴彈好是老師的責任,要考試了老師會負責;有的則是完全不好意思爭取其實自己內心很想要的東西。

© Copyright - 蔡佩娟 鋼琴家之心- design by Mor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