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此文:

鋼琴家皮耶斯:「我認為當今的比賽是終結藝術最好的方式,它往往很輕易就成為藝術的處刑場,是創意最大的敵人,我眼睜睜見它毀掉了許多年輕藝術家。我們那個年代的比賽儘管稱不上好,但還算可以接受,但如今,很多比賽都淪為商業、或意識型態的工具,沒有終點。」

我見過很多跌落神壇的神童,看過很多孩子的靈魂因考試比賽被僵化、心隨著上下受傷、喜愛音樂的心如何慢慢被隔離。那也是為何曾在某一時間點,我明確決定不以比賽檢定為方向(有時候當然還是可以,並且很有幫助,但為輔),教育核心理念以下面兩大點為主:

這是我給學生的禮物與祝福,並且會讓我很開心。

1️⃣、訓練。
教會孩子能力、給他們足夠的工具,有一天他們自己會飛,而且會飛出自己的風格。在那之前,輔佐他們找到自己的天生設定(風格)、督促他們負起自己的責任,發展自己該有的潛能,給他們足夠的時間與彈性去嘗試。

2️⃣、帶孩子認識音樂。
包含樂譜密碼、想像力,以及真正認識古典音樂,而不是彈古典音樂好幾年(甚至唸到音樂系),只認識歐陽娜娜不認識阿格麗希。

例如最近一個平常也沒什麼在聽音樂的小學生彈到了莫札特,那首奏鳴曲彈得差不多了,我們解構完成,有了我們自己的版本後,我跟她分享了皮耶絲、Fazil Say、巴倫波因、內田光子。請她回去聽。
學生只要直覺的感覺比較喜歡哪個版本,我會請學生聽到哪段喜歡的,試著模仿。模仿不來當然沒關係,但有些學生下週來彈的時候,藉由她的彈奏,你就可以知道她聽到了什麼、感覺到了什麼。
這樣的小動作久了,小孩沒有壓力且無痛的自然慢慢認識這些音樂家,慢慢感受到風格的不同。
讓他們認識古典音樂並開始會分辨,我覺得是很重要且美好的祝福。

【註】聽網路音樂或CD, 不可以在練習那首曲子之前聽,要在練完自己的版本後聽。

/

皮耶斯:「如果你是因為沒有信心,想藉比賽『被肯定』,勸你不要。藝術家應該,從物質野心中跳脫出來,在一個自由的領域去感讀、研究、發展你的聲音。」

——

我覺得「在一個自由的領域去感讀、研究、發展自己的聲音」,不限藝術家,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不論小學或中學,這點都非常重要。
btw,有一種學生我會很快讓他去參加比賽,就是一直亂彈但真心一直覺得自己很厲害,什麼都講不聽,蔡老師就會馬上以舉手之勞之姿,幫他報名比賽。(撥瀏海)
皮耶斯:「鋼琴從來不是我的生命重心,儘管它是我生命裡很重要的一個衛星,但我不該繞著衛星打轉,其他對我也很重要,像是家庭、教育、社會責任等,鋼琴更像是一個媒介,讓我完成我的理念。」
完全說中了我的心聲(大心),還有報導裡關於「分享」一說,分享對我們來說,真的太重要了。❤️

——

🔸原文與完整報導來自古典音樂電台2020.05.04 臉書文章:
葡萄牙鋼琴家 皮耶絲(Maria João Pires, 1944-),樂壇公認唯一與阿格麗希齊名的女鋼琴家,今年甫獲葡萄牙總統授予「最高文化勳章」。她因某位音樂家專輯封面遭唱片公司干涉,而主動與該唱片公司解約:
「我寫了封信給它們的總經理,解除契約關係,因為藝術家不該被強迫做這種事。」

做事一向秉持原則,55歲時,皮耶絲創建貝加爾斯中心 (Belgais Arts Center),專收遭受虐待,來自貧困、飽受戰爭摧殘國家的孩童。對於音樂,乃至藝術的目的,皮耶絲認為:

「我賺的每分錢,從來不用來追求個人生活的舒適,因為沒有『分享』,音樂的存在毫無意義。藝術的表達,關乎人類最深層的靈魂,應該藉由分享產生共鳴創造價值。我的所得是藉由分享得來的,因此我用來對有難的人伸出援手。」

「師生之間,我也傾向用『分享』代替『指導』,我70幾歲,彈琴累積很多經驗,或許可以寫本書,比方關於如何用小手彈琴、如何解讀貝多芬奏鳴曲等等,但即便寫得再好,終究無法面面俱到。知識是死的,實作是活的,第一、我未必懂得比學生多,第二、當我把經驗傳遞給學生時,往往學生的反應,會反過頭來教導我『該調整一下傳遞方式了』,因此我永遠對學生說:

“Your teacher is not me, it is your body and your ability to develop and improve it.”

「從學琴開始直到現在,鋼琴從來不是我的生命重心,儘管它是我生命裡很重要的一個衛星,但我不該繞著衛星打轉,其他對我也很重要,像是家庭、教育、社會責任等,鋼琴更像是一個媒介,讓我完成我的理念。」

「談到比賽,先說,我很激進喔,我認為當今的比賽是終結藝術最好的方式,它往往很輕易就成為藝術的處刑場,是創意最大的敵人,我眼睜睜見它毀掉了許多年輕藝術家。我們那個年代的比賽儘管稱不上好,但還算可以接受,但如今,很多比賽都淪為商業、或意識型態的工具,沒有終點。如果你是因為沒有信心,想藉比賽『被肯定』,勸你不要。藝術家應該,從物質野心中跳脫出來,在一個自由的領域去感讀、研究、發展你的聲音。」

「然而對此,我很兩難,也每天在想這件事,因為如果你不得名,基本上沒有機會站上舞台,跟聽眾分享,對很多音樂家而言,這是最大的願望。這種情況下,好像我們只有兩個選項,一是接受社會的遊戲規則,二是拒絕,但你可能同時得兼職很多份工作。」

16 回復
  1. Celpoxype says:

    Therefore, they hot shower lower or raises blood pressure are often called Axe and Lancers, The guerrilla cavalry generally patrols around three hundred miles around Farburg priligy walgreens Jo Hodkinson, 48, was enjoying life as a ten year breast cancer survivor with daily walks on the beach with her beloved dog Elvis, when she suddenly started experiencing leg pain

    回覆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分享此文: